古董交易平台

古董交易平台
您当前的位置 : 首 页 > 监测中心 > 监测中心

飞瀑流泉乃傅抱石艺术生涯中好写之题材,自入蜀后屡屡写之,或瀑,或听泉,或按前人诗意而出。他不甘于自我重复,孜孜求变,致力尝新,笔墨、构图、以至意境,皆呈无穷变化,风格独特,不类前人,成为其笔下极具代表性之典型题材。


激石泉咽图










原藏者安德雷.巨雅培(André Louis Guillabert),法国人,一八九八年生于上海,父为沪上法租界之税务员。他继父业,于一九二○年担任实习税务员,一九二五年取得在沪之法 国广播电台业余牌照,工作之余,兼处理该台之广播节目。他与籍贯广东之妻子居于上海霞飞路,后迁往蒲石路,直至返回法国。一九四六年,法国政府正式归还租界,巨雅培夫妇遂离华,回法国康城定居。此行携回在中国所得之纪念品,本幅或为其一。一直保存,直至近日方释出。





实景图




本幅布局与惯常所见者迥异,上方山峦耸立,体积硕大,高不见顶,直伸画外;烟霭中飞瀑乍现,沿峭壁急倾而下,一右一左,一大一小,相互对峙,气势磅礴,吼声如雷。山峦间或谷或丘,或丛或树,已浑然一体,下方巨岩堆叠,呈圆型大块,瀑水于隙缝间穿插,由急转缓,成涓涓细涧,潺潺而下。



实景图



画面右下角巉岩间,以留白法挤出方寸空间,高士二人隐现其中,聚首聊天,状甚投契,或细听泉响清脆,似已忘却身处何方。







实景图


本幅题谓写于「重庆金刚坡下」,即一九三九年至四六年间,时画家创作力旺盛,笔下创意奇高,构图几无重复。证诸本幅,画家经营大胆,布局奇诡,全画迹近抽象,山体以独创「抱石皴」散锋擦扫,营造山林杂树茂密之质感;行笔速疾,技巧娴熟,笔势狂放潇洒,富节奏感。下方以干笔擦出巨岩之弧形,敷色稍浓,突显其体积及空间感。全画色墨交融,满纸氤氲混沌,不重层次表现,却着力于整体气息之连贯,似一气呵成,天色、山体、岩石融合如一,气势慑人,尽显画家「金刚坡」时期之创作特色,堪称千锤百炼下极富实验性之作。



实景图


画中不少细部处理别出心裁:如飞瀑以粗笔直线擦出,弃出水位常见之堆石铺排,简约而抽象;如高士隐处一角,刻意留白以凝聚观者视线,人物虽小却勾划传神,悠然自得,非惯见赏泉听瀑之状。



若对照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之〈观瀑图〉,画面下方之突兀巨岩之处理手法、人物刻意隐藏之效果,与本幅相类,日后鲜有重复。两幅题款、尺寸相若,无署年,同出诸「金刚坡」时期,若参照构图及笔墨表现之成熟,可推知约一九四四年或四五年间所出。


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之〈观瀑图〉







松岭幽游






本幅画赠张辐臣(?-1973后),字院西,河北南皮人。经营银号、押店,抗战期间西迁,任职供销社,兼掌朵云轩在重庆之业务, 与时在渝之书画文化界人士如丰子恺、陈之佛、马一浮等时有往来。


据傅抱石与张院西往来信札,两人自一九四二年傅氏壬午画展后已有往还,院西曾为荷兰驻重庆使馆秘书高罗佩穿针引线,向傅氏求写〈竹林七贤图〉,画资五万;同期再订〈松下渊明图〉,定润三万。当中〈七贤〉一幅因邮失,需重画再寄,时维一九四三年一月。本幅题曰 「有〈七贤〉、〈渊明〉等图之属」,所指应为此事,亦即为傅、张初识之时。








实景图


院西甚嗜傅抱石画艺,不时求画,亦透过其任教国立艺专之关系,购入同校画家之作。院西人脉甚广,不时引介求画者,如高罗佩、仪九等,为仅靠微薄薪金养家糊口之傅氏拓阔收入来源;且具金融背景,曾受傅氏委托于银行代定存画款以赚取利息。两人交谊甚切,傅氏屡写画酬之,从传世画迹所见,一九四五至四六年间具其上款者尤伙, 如〈松菊思归图〉、〈携琴观瀑图〉、另幅〈竹林七贤〉等,至六二年亦有〈山水人物〉写赠,题曰「院西先生酷赏拙作近二十年……」,引为知音者!亦有写赠院西夫人增益之仕女画、贺其岳父母花甲庆之山水力作〈泰山巍巍图〉,笔下所出,尺幅不论大小,无不精絶,另有肖像照、刻印相赠,足证关系匪浅。





实景图


画面尺幅不大,构图简约,却无碍气氛营造,画家利用绵韧之皮纸,在毛糙质感上,层层渲染,令色墨晕散,山体或隐或现,虚实间烘托出岚气缥缈,苍茫迷离之象。其笔墨随心,写来全出己法,一山一树,无拘于具体描划,纯以色墨浓淡深浅,令层次遂生。写毕,钤「往往醉后」印,似下笔带微醉醺意,与画境恰配。画上无署年,从风格面貌可知,应出诸六十年代。



实景图